酒店洗衣房,中央空调没有覆盖

时间:2019-08-28 来源:www.hnytgqt.net

?酒店洗衣房,中央空调没有覆盖记者体验水洗工的高温作业

  据《劳动报》,受台风外围影响,这两天,室外温度已经从前两天的37℃降到了35℃左右,躲开晌午的烈日,偶有一丝凉风习习。走进浦东喜来登由由大酒店,一股香气迎面扑来。大堂里进进出出的商务人员,身着长袖衬衫,有的甚至西装革履,仿佛给人一种错觉:夏天就快过去了。

  然而,在跟随酒店工会主席蔡燕威几个兜转之后,这种错觉很快就消失了。在酒店地下的某个角落,远离中央空调的“眷顾”,一群高温作业者水洗工正干得热火朝天,即便是在寒冷的冬天,他们所在洗衣房的室温也在30℃以上,更别提是炎热的盛夏了。

  十来米的通道 每天要走两万步

  洗衣房在酒店地下的最深处,每靠近一步,伴随着机器的轰鸣声越来越响,一股蒸腾着的热气也越来越逼近,当记者走进洗衣车间,好似又回到了37℃以上的高温天。

  在很多人印象中,水洗工自然与水脱不了干系,但是,洗衣房内几乎看不见水,映入眼帘的只有堆积如山的白床单、白毛巾、白被套……由于被套、毛巾的材质不同,适合的清洗温度也有所区别,在清洗之前就要进行分类。

  下午一时三刻,负责分类的水洗工刘家友,已经干了五个多小时了。按照工序,他需要将床单、毛巾分装在两个推车里,然后各自称重,每一百公斤装一次洗衣机。别看这些任务并不复杂,但当重复作业的工作量累积到一定程度时,劳动强度就不可小觑了。“酒店里共有1000个房间,上午主要洗餐厅的桌布,下午洗床单,一天做12个小时,基本没有停歇的时间。”刘家友扯着嗓子向记者介绍,手里的活却丝毫没有怠慢。

,不仅工作效率低了很多,而且只一两个来回就有些喘了。

  从整理分类区域到洗衣机旁,距离不过十来米,每天,刘家友要往返几百次,步数在两万步以上,渴了就在旁边接点水喝,热了就抬起手臂,用袖管抹汗,一天走下来,腰都不会弯了。

  十几杯水下肚 一天上不了一次厕所

  在不停滚动的平烫机旁,一个智能温度计摆放在台面上,由于室内持续高温不下,温度计的刻度始终“固定”在40℃。很多工友都说,温度计坏了,但洗衣房经理赵飞鹤却告诉记者,一般4-11月,洗衣房温度在37℃以上,而在这种大功率的平烫机旁,40℃根本不算什么。

  记者在现场看到,大烫工刘玉明和另一位工人在平烫机两旁各站一头,一手提着清洗好的床单放上传送带,一手不停地甩动床单,保持平整。经过平烫机的高温烘烤,几秒钟后,潮湿的床单就变得十分干燥,并同时实现自动折叠。

  虽然刘玉明不像刘家友一样,要往返走路,但在170℃高温的机器旁站一天,热是不用说,连汗都流不出来了,“我们的汗和喝的十几杯水全都蒸发了,一天下来,上一次厕所足够了。”

  赵飞鹤向记者介绍,洗好的毛巾、床单本身就有七八十度,然后再放进机器里烫,这是整个洗衣房里最热的岗位,即便不动,也像蒸桑拿一样,连机器的外壳都是烫的,更何况洗好的床单毛巾含有水分,重量惊人,工人们只有靠甩臂等大幅度动作才拖得动,这对体力确是极大考验。

  牺牲清凉 换来客人的享受

  每到天气最热时,也是洗衣房最忙碌的时候,因为到迪士尼的交通方便,又地处浦东中心地段,喜来登由由大酒店总会迎来一拨又一拨的客人,这也使原本已经满负荷运转的洗衣房不得不延长工作时间。当记者提出为何不安装空调并招兵买马时,赵飞鹤无奈地解释,其实洗衣房有好几个通风口和抽风设备,只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些设备都作用有限。他们也考虑过安装空调,一来是房屋结构有缺陷,二来洗衣房面积大,且处地下,安装大功率空调会对楼上的酒店客人造成影响,因此权衡再三只能放弃;至于招兵买马,他们一直在做,难的是这份苦差事少有人来,有好几次,应聘者已经被带到岗位上体验了,还是被工作环境和劳动强度吓退了。好在,现有的团队凝聚力强,工友之间经常串岗帮忙,酒店和集团也在各种荣誉申报中,优先照顾洗衣房,给了大家干下去的动力和鼓励,“我们也希望今后能通过设备优化、环境优化,让工人们的工作环境改善起来,让高温岗位不再高温。”在采访临近结束时,蔡燕威颇为诚恳地说。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