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刚东南亚手记之三:中国梦与印尼梦对接

时间:2019-09-11 来源:www.hnytgqt.net

在会议室的大桌子对面,坐在年轻的印度尼西亚母亲安妮身边,她用流利的中文回答了我们的问题。挂在墙上的蓝色标志上写着“浙江能源建设有限公司Java 7项目”。

两年前,中国能够建设华东建设投资浙江热电,开始在印度尼西亚爪哇岛西北角的西龙建设电站,称为“Java 7项目”。该电站是印尼3500万千瓦电站中期规划的重点之一,也是中国首个出口海外的百万千瓦级火电项目。

在2,000多名当地员工和工人中,很少有像Annie这样的中国人。正是由于她的技能,公司安排她负责人力资源部门的对外公共关系。

安妮已经在这家中国公司工作了两年多。目前的月薪约为5000元,在当地工薪阶层中相对较高。安妮的故乡位于距离酒店500多公里的Chiraza。她把六年级的儿子留在家里,并由她的祖母和祖父照顾。

作者与Annie合影留念

当被问及她对未来工作和生活的个人计划时,她微笑着说了三件事。首先,她带着孩子上中学,让他在他身边学习中文。第二是在这里买房子。第三是为孩子未来的教育省钱。 “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把他送到中国学习,”她说。

当听到安妮说出他的三点计划时,中国记者笑了。安妮的愿望也是成千上万普通中国人的愿望,包括那些与她一起工作的人。

当年轻的中国母亲曾秀平坐在我们面前时,我们提出了同样的问题。她笑着回答。曾秀萍从家乡和亲戚来到印度尼西亚,并在公司的综合部门工作。她离开了在她的家乡浙江漳州刚刚到达小学的孩子,并照顾她的父母。不同的是,她已经拥有了一处房产。 “这是一个学区,孩子们上学也没关系。”她的脸上露出了和安妮一样的笑容。

像曾秀萍这样在海外工作的中国员工可以在中国建立4万多人。他们在全球1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00多个项目上努力工作。

中国企业参与印度尼西亚的基础设施建设当然不仅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和设备,而且为提高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性。像安妮这样的印度尼西亚青年有新的工作和机会来提高他们的个人技能,这为未来稳定的收入奠定了基础。

在10个东盟国家中,印度尼西亚的国内生产总值最高。到2018年底,其名义GDP再次超过1万亿美元。但是,由于总人口2.6亿,人均GDP仅为3890美元。从其他亚洲经济体的发展经验来看,印度尼西亚等人口大国的未来发展将取决于其工业化进程。

印度尼西亚的工业化进程经历了1945年独立后的三个主要阶段。直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印度尼西亚才开始这一进程,因此落后于一些亚洲邻国。自20世纪60年代后期以来,印度尼西亚加快了工业化进程。与许多新兴亚洲经济体一样,最初的形式是进口替代,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印度尼西亚已成功转变为出口导向型经济体。

然而,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打断了这一进程,快速发展的印尼经济列车突然结束。经济增长率从1995年的8.2%下降到1998年的-13.1%。直到本世纪初,印尼经济开始复苏。近年来,它保持了约5%的较高增长率。

从印度尼西亚人的用电量也可以看出这一点。根据印度尼西亚能源和矿产资源部的数据,印度尼西亚的用电量从2017年的人均1,012千瓦时增加到2018年的人均1,064千瓦时。这一电力水平是东盟10国之一,人均用电量在中国。金额为4,800千瓦时,仍然存在一定差距。印度尼西亚现有的供电系统远未满足发展的需要。

中国公司建造的新发电厂将为更多人提供急需的电力。 Java 7的项目经理顾巨红告诉我们,“整个电站有两个单元,每年产生150亿千瓦时的电力。根据中国的水平,它可以满足至少400万印尼人的电力需求。“

快速增长的电力需求反映了这个国家工业化进程的加速,这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主要考虑因素之一。印度尼西亚等“一带一路”沿线的大多数国家都处于工业化进程中。中国积累了强大的工业实力,积极参与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加强了产业合作,可以提升产业化水平。

正在建设的Java 7项目

当我们离开施工现场时,工人们下班了。他们三三两两地笑着离开建筑工地,有人挥手向我们致敬:“Apa kabar Apacabar。”火红的日落反射出飞云,金色的灯光被放置在高功率电站上。这让我想起了亚湾高速铁路引入短片的最后一个副标题:“我们都是梦想捕手!”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崇阳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http://www.whgcjx.com/bdsM7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