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危险视频不能再监管真空

时间:2019-09-30 来源:www.hnytgqt.net

?

由于青少年模仿,网络危险视频会带来严重后果,并增加了新的案例。最近,两个花季的女孩通过模仿网络视频制作了爆米花,造成了严重的伤亡后果,引起了舆论的高度关注。

据媒体报道,山东枣庄的14岁女孩哲哲和12岁女孩肖瑜模仿网上视频,用罐头制作爆米花,造成严重烧伤,哲哲也被此病感染,于14岁时死亡。住院天,大雨还在医院正在接受治疗。受伤女孩的家人说,他们模仿了在线红色视频博客“ Office Ono”的视频,并希望它可以承担法律责任。 “ Office Ono”在9月10日发表了一份详细的声明。这两个小女孩不是模仿自己的视频,而是愿意为受害者提供一切可能的帮助,并纠正了帐户中的内容。

大多数网民担心在这种情况下,网络红色视频博客作者和网络平台是否应该负责并承担很多责任。这当然具有实际意义。但是,令我更加担忧的是,网络危险视频的监管并未明确包含在网络安全监管的范围内,这不利于减少网络危险视频从源头对青少年健康的威胁。这是最可怕的。

本文首先讨论这种情况下的民事责任划分。在这种情况下,两个女孩的死亡和伤害所造成的损害后果是监护人未能履行良好的监护义务,以及视频博客和网络平台未能履行良好的安全义务的结果。其中,孩子的监护权义务是从出生到成年的整个过程,是一项法定的,全方位的,无条件的义务,这一义务不能转移给任何人,两个孩子的父母没有进行良好的安全教育在这种情况下,监督保护义务,使两个孩子有类似“自焚”的后果。父母应承担监护人的主要责任;有关视频博客和网络平台的义务主要是具有足够的风险警告,这是安全义务。它在事故原因中起次要作用,并且仅对损害后果承担次要责任。如果孩子的父母不能证明损坏是由“ Office Ono”视频造成的,恐怕我将承担所有后果。

对于视频博客作者和网络平台之间的责任分担,这取决于法律规定的义务。视频博客作者应履行明显的风险提示义务;根据相关规定,网络平台还具有先审核危险视频的义务,这使得网络平台和博客作者具有同等的安全保证义务。因此,在发生危险事故时,两者构成共同侵权,应承担连带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在受到媒体关注之后,“ Office Ono”迅速删除了他的视频,并声称这两个孩子没有模仿自己的视频。这几乎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很难指望其他视频博客不会做出反应。这一集特别提醒孩子的父母,事故发生后,孩子的父母必须首先向警察报告,通过警察保存相关视频,并将孩子的初次陈述成笔录,这是获得后续权利的关键保护。否则,很难再次获得视频证据。口头证据由于时间长,容易造成“污染”,很难被法院接受。

这类事件发生,也不能过多地责备孩子,因为处于青春期的孩子,对未知领域存在天然的好奇,又有极强的动手欲望,相当基数的青少年患有“网络模仿症”;过多责备家长也没有意义,因为很多农村父母没有能力教育孩子预防网络危险的危害。因此,我把更多希望寄托在政府部门的监管上。

中国的《网络安全法》2017年6月1日已生效实施,网络安全已有法可依,但该法过于原则和概括。例如该法规定,“国家支持研究开发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网络产品和服务,依法惩治利用网络从事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活动,为未成年人提供安全、健康的网络环境”。但到底哪些产品和服务属于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范畴,像本案中缺乏警示的易拉罐制作爆米花的视频算不算,即缺乏具体规范。

现在该事件在媒体上已经热闹了好几天,还只见“办公室小野”在自查自纠,未而见任何部门上门检查,本身就极不正常,这与监管部门界定不明有直接关系。因此,期待国家尽快制定网络安全法的实施细则,明确将危险视频产品纳入网络安全适用范围,尽快消除其“无政府状态”,以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作者系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律师)